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保護高海拔生態,人類漸撤“無人區”

唐召明 發布時間:2019-12-30 18:2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圖為西藏那曲市雙湖縣牧民的遷徙車隊(覺果2019年12月23日攝,圖片由唐召明提供)

  前不久,西藏自治區那曲市雙湖縣嘎措鄉干部在電話里告訴我,嘎措鄉與雅曲鄉和措折羌瑪鄉(北措折)牧民群眾正在為南遷做準備,沒想到短短半月時間,搬遷工作已告結束。

  雙湖縣嘎措鄉、雅曲鄉和措折羌瑪鄉的700戶2900名牧民群眾,告別了平均海拔5000多米的“生命禁區”。經過近千公里搬遷,來到了海拔較低的山南市貢嘎縣森布日村。

  2018年,西藏啟動首個高海拔生態搬遷項目,尼瑪縣榮瑪鄉的262戶1102名牧民,搬遷到了拉薩市堆龍德慶區古榮鄉。

  從2018年尼瑪縣榮瑪鄉的整體搬遷,到2019年雙湖縣嘎措鄉、雅曲鄉和措折羌瑪鄉的整體搬遷,既是為保護高原生態環境和提高人們的生存質量,更是書寫了一段藏北無人區從開發建設到逐漸撤離的變遷歷史。

  40年前,為了解決畜草矛盾,發展畜牧業生產,西藏拉開開發藏北無人區的大幕。當年榮瑪鄉、嘎措鄉、雅曲鄉和措折羌瑪鄉的牧民群眾響應黨和政府號召,從申扎縣挺進北部號稱“人類生理極限試驗場”的無人區進行開發建設。

  當時,這四個鄉是文部辦事處和雙湖辦事處所轄的二三十個牧業鄉中,屬于真正意義上搬遷到“生命禁區”的牧業鄉。他們告別祖輩生活的家園,挺近無人區,完成了無人區歷史上的第一次命運大遷徙。

  40年后,為了保護無人區腹地的野生動物,這四個鄉的牧民群眾再次響應黨和政府保護生態的號召,告別自己親手建設幾十年的新家園,撤離無人區,完成了無人區歷史上的第二次命運大遷徙。

  翻開西藏版圖我們不難發現,在北緯33?~36?,東經 83?~93?這一區域,除了零星的地名和極少數的居民點外,是大片大片的空白。它所標志的就是被稱為“生命禁區”的藏北無人區。

  據了解,在舊西藏,地方政府打算將稅收范圍向北擴展,曾派一名稅官前往無人區考察,到了現在的尼瑪縣榮瑪鄉江愛山一帶,就止步不前了,他們形容那里是“天地相連的盡頭,背上背的叉子槍都能劃著天空咔嚓響”。

       圖為開發無人區的首倡者洛桑丹珍(前排蹲者)與其所率領的勘察無人區小組成員合影(唐召明1973年夏攝)

  上世紀70年代初,有位名叫洛桑丹珍的傳奇人物,他帶領申扎縣一隊人馬進入了這片廣袤的荒野之地。他們是為解決牧區日益突出的草畜矛盾,到這里來尋找藏北畜牧業發展出路的。在難以想象的長達4年的艱辛跋涉中,他們驚喜地發現,在這亙古沉寂的“死亡地帶”,居然有著鮮美的水草生長,居然埋藏著豐富的礦藏,還有令人眼花繚亂的品種繁多的野生動植物,而那里的山山水水則透出在其它任何地方都難以見到的遼遠和粗獷之美……此后,申扎縣的一批批牧民群眾循著先行者的足跡,開始在這里建立他們新的家園,在這里的雪山草原間放牧著他們的牛羊、繁衍著他們的后代、創造著他們的生活;一批批藏漢族干部來到這里,為遷徙的牧民群眾提供著各方面的服務,從事著開發性事業,并于1976年相繼在這里成立了雙湖、文部兩個縣級辦事處,后又將文部辦事處改為世界上唯一的以太陽命名的縣——“尼瑪縣”,將雙湖辦事處改為雙湖特別區。再后來,將雙湖特別區改為現在的雙湖縣。雙湖縣也因此成為中國最年輕、世界海拔最高的縣級行政區。


圖為雙湖縣城大片用來發電的光伏電池板(唐召明2017年7月25日攝)

  當然,即便如此,在這片約有20多萬平方公里的地域,開發性活動也僅僅是在它的邊緣而已,無人區腹地依然是野生動物的樂園,是當今世界人類最后為數很少的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

  據了解,雙湖縣的三個鄉南遷后,為保障搬遷戶的生產生活,將在搬遷點發展設施農業,并將300頭規模的養牛場交由搬遷牧民群眾養殖經營。同時,還將采取“隨人走”的政策,即涉及搬遷牧民群眾原本在雙湖的生產資料及享受的惠民政策、相關補助資金等全部不變。另外,針對牧民群眾的家畜,將以銷售、托管、入股合作社等多種形式,以解決“人走畜留無人管”等問題。

  在開發和保護兩個問題上,人們現在更傾向生態保護問題。例如,在藏北無人區,除了高海拔生態搬遷外,被稱為“地球第三極”的普若崗日冰川也暫停了各類旅游接待服務,旨在把不適宜人類生存,卻適宜野生動物生存的“生命禁區”騰退出來,讓這里的珍禽異獸自由自在地奔跑和飛翔。(中國西藏網 文/唐召明)

(責編: 隋藝斐)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藏北故事】心中的羊皮襖

    1989年12月26日,是我第三次走進藏北無人區。與前兩次獨闖無人區相比,此次是我最愜意、條件最好的一次旅行。 [詳細]
  • 【藏北故事】血與淚鑄就“故鄉”情

    image001.jpg
    今年初,為紀念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我和“老西藏”朱強每日在微信朋友圈,以“60張圖、60首詩,也就是60支歌”的文圖配詩形式,來講述西藏幾十年里所發生的巨大變化。[詳細]
  • 【藏北故事】藏北,使我走上人生和戲劇的雙舞臺

    2017年12月3日晚,中國評劇院原創評劇《藏地彩虹》在全國地方戲演出中心首演,掌聲不斷,好評如潮。這是繼兩年前,我成為藏歌樂舞《圓夢》歌舞劇的原型被搬上國家大劇院舞臺后,又一次成了被報道的新聞人物。[詳細]
江西彩票多乐快3走势图